□本报记者 相恒义 刘宏章 赵元君

  沐浴着深秋明媚的阳光,10月8日,记者从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驱车7公里,来到额济纳旗戈壁明珠物资供销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的驼奶产业基地。走进基地,只见一座座标准化母驼饲养棚圈、饲草料储藏室、标准化挤奶车间整齐排列,棚圈内圈养着的上百峰骆驼膘肥体健、驼峰高耸,阵阵驼叫声回荡在基地上空,让人感受到秋日的忙碌和祥和。

  “棚圈内圈养的骆驼都是牧民托养到基地的。”正和员工忙着为圈养骆驼喂草料的额济纳旗戈壁明珠物资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朝格图说:“我们驼奶产业基地主要采用‘企业+合作社+牧户’的形式,以一年制租赁或入股的形式将泌乳期的母驼集中托养在基地,免费为牧民喂养、驯化。租赁期间驼奶、绒毛归基地所有;租赁期结束后,母驼、驼羔仍归牧民所有,外加每峰骆驼每年1000元的租赁费,从而实现了基地和农牧民的互利共赢。”

  据介绍,额济纳旗戈壁明珠物资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5年,自成立以来,积极投身“三农三牧”服务,助力乡村产业振兴。2017年该公司依托“兴边富民行动计划”和“农牧业产业化项目”,在该旗赛驼场实施驼奶产业基地项目建设,总占地面积近1万平方米,主要由基地管理用房、饲草料库、驼圈和挤奶车间构成。

  “建设这个基地的主要目的是开展圈养条件下的骆驼舍饲试验及应用,通过基地的示范带动,转变农牧民传统的单一放牧观念,引导农牧民走‘放牧+补饲’相结合的养殖路子,探索龙头企业+农牧民利益联结机制,最终达到骆驼产品技术含量高端、产业链条高端、市场价格高端,让骆驼初级资源向高端产业发展的目的,实现农牧民增收致富。”额济纳旗供销合作社副主任童建兵说。

  基地有了,租赁母驼成了个大问题,牧民认为骆驼应是在戈壁草原散养的牲畜,不能圈养。如何让牧民转变观念,把母驼托养到基地?为此,在基地筹备建设的时候,该公司执行董事朝格图花了几个月时间,开着车挨家挨户给养驼户做工作后,勉强租赁了几十峰瘦弱的母驼。

  “牧民对圈养骆驼不理解这是正常的,只要我们做出成效,牧民自然会认同的。”朝格图说。

  为了做出成效,让牧民们转变观念。朝格图和员工们对租赁来的几十峰瘦弱的母驼实施了精细化养殖。针对骆驼爱啃食本地花棒等灌木的习性,他们在合理保护生态的同时,釆购基地周边种植的花棒沙生灌木,粉碎加工后作为骆驼的喂食辅料,通过改善骆驼膳食结构,既增长了母驼的膘情又提高了驼奶产量。针对散养的母驼繁殖时离群单独生产时常会发生难产及流产现象,开展了圈养环境下的怀孕母驼繁殖试验,通过人工干预,有效预防母驼难产及流产问题,使母驼繁殖成活率得到进一步提高。与此同时,他们在圈养中,又开展了驼羔早期断奶试验。通过实验发现圈养生产的驼羔不仅可实现早期断奶,而且长势也较好,降低了驼羔饲养成本并间接提高了驼奶产量。

  “通过基地一年多的圈养运营,牧民们看到了圈养的好处,观念也转变了,很多都主动给我们打电话要求把骆驼放在基地圈养。”朝格图说。

  额济纳旗苏泊淖尔苏木伊布图嘎查牧民乌云其木格是该旗有名的养驼大户,养了300多峰骆驼,都是散养的骆驼。去年年底,在朝格图上门开导下,她将20峰母驼租赁给了戈壁明珠物资供销有限责任公司驼奶产业基地。近段时间,只要她有空闲时就来基地看看骆驼的长势。

  “我给基地租赁的都是散养的野骆驼,母骆驼都在怀孕期间,圈养起来我一直不放心。现在我放心了,大骆驼长得壮实了也温顺了,刚下的小骆驼胖乎乎的。这托养真是件富民的好事情,不仅免费为牧民喂养、驯化,还给1000块钱的补助,我打算租赁更多骆驼给基地。”乌云其木格抚摸着刚出生几个月的小骆驼乐呵呵地说。

  驼奶基地通过积极、大胆的尝试和探索,不仅以租赁托养的形式构建起了“龙头企业+农牧民”利益联结机制,突破了骆驼不能全舍饲养殖的传统观念,为农牧民开展全舍饲养殖积累了经验,实现了基地和农牧民的互利共赢;还通过基地的示范带动作用,引导农牧民走“放牧+补饲”相结合的养殖路子,也为该旗今后驼产业高端化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据了解,截至目前,额济纳旗驼奶产业基地共圈养母驼56峰,驼羔55峰,日产奶量55公斤左右,月产值近9万元,示范带动农牧民30户左右,取得了较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下一步,驼奶产业基地将围绕母驼膳食结构改善、圈养条件下的骆驼养殖,开展更多科学试验。在积累更多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龙头企业+农牧民’的租赁托养养殖规模,提高日产奶量,对驼奶进行精深加工,实现母驼圈养和驼奶产业规模化发展。”童建兵说。

责任编辑: 罗昕